话说北京杨柳飞絮
2018-05-23 09:51:00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杨柳飞絮,我们知道多少?

  “雌株飞毛,雄株不飞毛。”对很多老北京来说,这是个常识。不只如此,出租车司机还可以从电台广播了解到,今年要治理杨树、柳树30万株。大妈大爷可以从电视上看到,园林工人正在通过几种方式综合治理。企业白领能够通过手机新闻,知道该如何预防飞絮过敏。环卫工人知道该将堆积在一起的杨柳飞絮迅速处理,以避免火灾。甚至汽车修理厂的技术人员会发信息,提示客户清理水箱,以免被飞絮堵住。

  看待飞絮,视角正日益多元。

  在古人,飞絮是诗人笔下春天的浪漫,韩愈《晚春》有云,“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在今人,飞絮是城乡居民眼里健康的麻烦和安全的隐患,不断呼吁加强治理,甚至有将杨树、柳树赶出城市的极端表述;在专家,飞絮是杨树、柳树传播种子的自然生命过程,杨树、柳树有强大的生态作用,树木应该保留,但希望通过运用科技手段治理飞絮,实现有絮不成灾。

  当前,北京市一半以上的杨树、柳树雌株都进入了生长旺盛期,飞絮治理该如何推进?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北京林业大学和北京市林果院的专家。

  历史:  为防沙规模栽植杨柳

  新中国成立初期,北京城区仅剩行道树87公里、公共绿地476公顷,树木只有6.41万株。北京观象台沙尘资料显示:20世纪50年代,北京春季沙尘日数平均高达26天。巧合的是,这与目前北京春季杨柳飞絮持续天数基本持平。

  1977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宣布:北京是“世界沙漠化边缘城市”。

  1979年3月,那个春天的北京没有被杨柳絮困扰,而是在黄沙大风中度过。3月3日,新华社播发稿件《风沙紧逼北京城》。消息发布的第九天,3月12日被确定为植树节,沙尘治理被提上了党中央议事日程。

  北京打响“人民绿化战争”,杨树、柳树从诸多候选树种中脱颖而出。尤其是杨树,它既是速生树种中最适合本土的,又是适生树种中成本最低的,同时也是成材最快的。

  这些树苗不负众望,很快在北京落地生根、枝繁叶茂,开始阻风挡沙。北京观象台沙尘资料显示:北京地区的平均沙尘天数,50年代为26天,60年代-80年代在10天-20天之间波动,90年代不到5天,2010年以后则下降到3天左右。

  不只是北京,对整个三北地区而言,杨树也是生态功臣。只是,当风沙次数渐少,杨树、柳树日益成熟,人们的注意力也逐渐转移到了飞絮上。

  2015年,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首次以“1号文件”的形式下发《关于做好杨柳飞絮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向社会表明了飞絮的成因,以及栽植杨柳增加城镇绿量、改善生态环境的建设初衷。《通知》提出,将逐步减少飞絮量,力争在较短时间内,实现有絮不成灾。

  今天:  绿化北京仍需“杨家将”

  这个春天,北京市朝阳区湖光北街几株生长状况不好的雌株杨树被换成了国槐。周边社区居民减轻了杨絮困扰,但也一时失去了杨树宽阔的树荫。

  曾有市民建议,把产生飞絮的杨树、柳树雌株全部砍掉。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志翔表示反对,“不能因为飞絮就否认它们的生态贡献。杨树、柳树是增加北京城市绿量、改善生态环境的大功臣,一砍了之绝对要不得!”

  杨树和柳树具有显著的抗大气污染的能力,主要表现在释氧固碳、降温增湿、减菌杀菌、吸收有毒有害物质等各个方面。对SO2、Cl2、HF等有害气体、颗粒物及重金属的抗性和吸收吸附能力极强,是城市园林绿化的优良抗污树种,抗大气污染能力优于国槐和侧柏。

  一株胸径20厘米的杨树,一年可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释放氧气125公斤,滞尘16公斤。一株胸径20厘米的柳树,一年可吸收二氧化碳281公斤,释放氧气204公斤,滞尘36公斤。

  北京林业果树科学研究院林木资源育种研究室专家白金表示,在北京,毛白杨是所有杨柳树品种中飞絮量最大的,可北京没有任何一个树种能达到毛白杨的生态效果。

  张志翔表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北京栽植的杨树、柳树都已长成大树,如果大量伐除,会引起城市环境质量和绿地景观的下降,造成更严重的生态损失。

  北京林果院林木资源育种研究室专家曹均主张,在杨树使用上应该一分为二,调品种结构、调雌雄比例是最佳选择。生态林和防护林建设,杨树可以用,但要控制树种比例;城区绿化,尤其是人口密度大的地区,则尽量减少雌株的使用。

  攻关:  无絮杨树良种正在应用

  北京从上世纪90年代即开始治理杨柳飞絮。

  2000年-2016年间,北京园林绿化主管部门曾分别立项开展相关研究与推广工作,包括种源控制、新优树种选育、疏枝修剪、高位嫁接、雌花疏除、抑制花序形成等多项治理方法。其中,2006年-2008年,北京市科委专门设立“杨柳飞絮控制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成功研制出杨柳飞絮抑制剂“抑花一号”,目前在北方多个地区推广应用,北京重点区域每年应用规模达到20万株。

  2015年普查显示,北京城市规划建成区还有杨树、柳树雌株200万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的5.4%,集中种植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些雌株主要分布在公园、河道两侧、高速公路两侧和老旧小区。

  白金介绍,毛白杨是北京的乡土树种,生长势好、树形美观、容易管护。相对其他杨柳树品种,毛白杨繁殖最难,因此飞絮量也最大,且绒毛最长。

  北京林果院通过近20年努力,比照易县毛白杨性状,培育筛选出“塔形毛白杨”9个不飞絮品种,早在10年前就通过了国家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除了不飞絮,这些雄株生长量是过去的1.4-2.2倍,已在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甘肃等地推广种植。

  目前,这些优良品种,北京林果院都可以实现订单生产。

  措施:  堵、换、修、喷、注射五招并举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副处长杜建军介绍,去年北京市启动了杨柳飞絮治理试验和示范工程,结合绿化景观提升疏伐并更新优良乡土树种、注射花芽抑制剂和实施柳树雌株高接换头等技术措施,治理杨柳飞絮40万株。2018年,全市还将治理杨柳雌株30万余株。

  治理的主要措施是堵、换、修、喷、注射。

  堵:是指源头控制,对飞絮的杨树、柳树雌株实行“禁入制”。“十三五”时期,包括新建的城市绿化工程、城市休闲公园、通州行政副中心建设、新机场建设等工程,北京各项园林绿化建设工程将不再使用杨树、柳树雌株。2013年,北京出台《北京市主要常规造林树种目录》,其中明确要求采用新优杨柳雄株。换:有两层含义。一方面,对于有安全隐患、长势不好的杨树、柳树雌株,结合老旧小区绿化改造,更换为不飞絮的树种。另一方面,给树木“变性”,在产生飞絮的雌株上嫁接雄株接穗,变飞絮雌株为优良雄株。修:对于长势旺盛的大树,采用修剪整形的方法,修剪枝条,减少飞絮量。喷:在每年4月飞絮高峰期,结合病虫害防治等工作对杨柳树雌株进行高压喷水,减少飞絮影响。注射:通过“抑花一号”花芽抑制剂来控制杨柳飞絮,抑制减少90%的飞絮。间伐,去掉部分雌株,形成合理密度。

  今年,北京市园林绿化部门已向各区下发通知,要求标本兼治,短期减少飞絮产生,长期减少飞絮总量。今年,北京市还将建设城市绿地1万亩,通过增加城市绿地总量,来提高绿地对杨柳絮的吸附滞留能力。

  当前,在自然和人为的多重作用下,京城的飞絮过程接近尾声,北方其他城市的杨柳飞絮也在通过综合治理,向有絮不成灾的目标努力。通过媒体宣传、行业推动,人与生态正在达到和解。这也是大自然的一堂科普课,我们可以更加理性地认识自然、尊重自然、保护自然。

  以上内容由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提供

便民服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