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野草终“平反” 被赋“生存权”
2018-06-15 16:00: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在公园里、城市路边、草地上、路缝中,总能看见从缝隙中生长起来的野花野草,过去为了不让它们和人工种植的观赏花草争夺养分,让公园绿地景观更好看,它们总被用各种方式“消灭”。其实,这些林地中的野花野草,用好了就成了绿化的“主力军”。
乡土地被植物是城市林地、公园绿地的底色,和人工栽植的花草相比,自然生发的野花野草具有更旺盛的生命力,不但能丰富城市植物的种类,还能为各种昆虫提供栖息地,形成完整的生态系统。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在部署全市“补植增绿”工作时,首次提出对野生地被要实行“自然抚育”,就是野花野草不能再“一拔了之”,而是要根据生态和景观的需求,科学合理地保留利用。
如今,在城市公园中,越来越注重乡土地被植物的应用,富有野趣的田园花海成为公园中独特的风景,让身处在城市中的人们不出京城就可领略郊野踏青的感觉。本期跟随记者走进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通州大运河森林公园、天坛公园、永定河公园,探访四处公园的野生乡土地被植物。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90%被乡土植物“占领”
  当你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跑步锻炼、赏花踏青、野营聚餐的时候,是否有注意到绿树成荫,树下野花野草正长得旺盛。成片金灿灿的小野花蔓延在林荫下、草坡上,与安静优雅的马蔺交错混杂,爬满整个山坡。
“这些金色的小野花学名叫抱茎苦荬菜,公园里所有的小黄花都不是刻意栽植的,而是100%天然生长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园林工程部主任王军说道。园子里的抱茎苦荬菜从来没有专门种植过,都是通过自然传播的种子落在园子里自然生长出来的,而且一年比一年多,到这一两年已形成规模的景观,远远望去犹如油菜花田,吸引游客纷纷驻足拍照。
除了纯野生的抱茎苦荬菜之外,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还人工种植了苦菜、二月兰、草木樨、荠菜、蒲公英、委陵菜等40多种乡土地被植物,除了10%是冷季型草坪,其余全部由这些乡土地被植物“占领”,“奥森在建园之初,就十分重视强调林下地被植物的种植和保护,像抱茎苦荬菜这样纯野生地被植物,我们公园在管护方面尽量不予干扰,任其自由生长。”王军告诉记者。
“因公园南北园定位不同,所以在乡土地被植物的种植上也存在一定差异,北园的乡土地被植物种类及数量均多于南园。”王军介绍道。以自然密林为主的北园,主要以生态保护和生态恢复功能为主,基本保留了建园以前的自然地貌、植被;南园被定位为生态森林公园,以大型自然山水景观带构建为主,同时兼顾群众休闲娱乐功能。不同种类的乡土地被植物可以从春天开到秋天,“像每年5月份,二月兰差不多要开败的时候,抱茎苦荬菜就‘接班’了,因此所产生的景观效果与普通的绿化植物来说,更胜一筹。”
不仅如此,乡土地被植物在园林绿化中更起到防治水土流失、吸附尘土、滞纳杨柳絮、净化空气、减少噪音污染的效果。
天坛公园:二月兰形成70万平方米“香雪海”
  从天坛南门进入100米左右往西,慢慢远离喧嚣的人群,行走不久,你会发现掩映在柏树林中大片的二月兰,一株株淡蓝色的小花,静悄悄地依偎在“古树老人”的脚下,为这座皇家坛庙平添了静穆悠远的氛围。而在西北外坛,二月兰更是随地而生,形成一片花海,香阵冲天,被人们称为“香雪海”。
近几年,天坛公园野生草地呈现出春花绚丽、夏秋浓绿、绿色期长的特点。二月兰作为北京乡土野生地被植物,不必每年播种,生产繁育速度快,具有天然适应能力和生长优势,不需要特殊人工、水肥照料及病虫防害,养护成本低,是一个“低碳”物种。
作为北京城区最大的野草地,天坛公园的乡土地被植物种类丰富,有草本植物100多种,其中一年生植物有狗尾草、平车前、灰菜等;二年生草本植物有二月兰、夏至草、荠菜、斑种草等;多年生草本有紫花地丁、抱茎苦荬菜、蒲公英、委陵菜等,占地100多万平方米。
“我们将自然繁育与人工干预相结合进行二月兰景观培育,从2003年开始改变对自然草地的管理模式,由以往高草即割、种类减少的管理方式,变为适当控制修剪时间和频次,使二月兰等低矮草本和单子叶植物成为夏季的优势草,让自然草地呈现出更佳的生长效果。”天坛公园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世纪80年代天坛二月兰开始成景,2006年开始出现遍及全园的“香雪海”景观,目前面积达70万平方米。

  大运河森林公园:野花野草为小动物建“屋”
  说起通州大运河森林公园,这片713公顷的“大公园”,最惹人注目的莫过于三季开花、四季有景的景观植物,然而,今天我们却要把目光挪到参天大树的脚下,了解一下公园中那些看起来不起眼却又非常耐人寻味的乡土地被植物。
“种植乡土地被植物,一个原因就是特别实惠,这些野草节水、耐旱、好管理,特别皮实,靠天吃饭也能长得很好,而且各个品种的野花夹杂在一起可以从春天开到秋天,甚至不同的月份开的花都不同,景观效果与普通的绿化植物比起来,更胜一筹。”大运河森林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上世纪90年代起,北京大量推广从国外引进的冷季型草坪,这些“外来户”绿期长、颜色翠,但是耗水量巨大,要想养得好,一年至少得浇20多次水,还需勤修剪,费时费力;一旦养护不到位就容易出现草坪斑秃、裸露黄土的情况。像通州大运河这样大面积的公园,采用乡土地被植物一年光是养护成本就能降低不少。
每年四月,都是杨柳飞絮开始“表演”的日子,而在通州大运河森林公园中,却很少见到杨柳飞絮,飞絮都去了哪了?低头仔细观察,会发现蒲公英、蛇莓等植物的茎叶上裹着一层“棉花”,这些地被植物化身成为一块块“粘板”,将杨柳飞絮“粘”在了地上,有效的防治了杨柳飞絮的二次传播。
这些“野草”,其实很多都是公园特意种植的,推广种植乡土地被植物,不仅是看中了它们顽强的生命力,更在于这些乡土野花草有利于吸引本地小动物栖身繁衍。“大量种植乡土地被植物后,公园的生态系统逐渐趋于稳定,不少昆虫躲在草里安了家,松鼠、刺猬等小动物也常出现。”通州大运河森林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目前大运河森林公园里已经播种了委陵菜、附地菜、夏至草、荠菜,马蔺花、麦冬、蒲公英等30多种乡土植物。乡土植物生命力极其顽强,由其形成的绿色地毯可以经受住踩踏,可以让市民走进绿地,置身其中享受绿色空间。
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野花野草提升公园“颜值”
  漫步在永定河森林公园中,这个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五园一带”项目中首个启动建设的公园,可谓别有一番风味,公园将首钢钢渣铁路线改造为观光线路,引进观光小火车和铁路自行车,开创了北京市乘火车游公园之先河,市民可以乘小火车赏花、观湖、隔河远眺园博园,体验永定河文化。
在这个121公顷的大公园中,除了参天的绿树和彩色的花朵,不难发现还有些“抢镜”的小野花小野草,仔细一看,他们看似相同,却又各有特色,比如那个看上去像一大片小雏菊的抱茎苦荬菜,可谓是永定河文化公园的网红野花了,黄色的小花绿色的杆儿,远远望去,好似青海湖边的油菜花。抢茎苦荬菜是中生性阔叶杂类草,适应性较强,为广步性植物。适宜种植于荒野、路边、田间地头等区域。
北京市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土壤条件较差,植物种植养护难度较高。历史上的永定河称“无定河”,中下游河水经常泛滥成灾,沿途百姓深受其害,吃尽了洪水的苦头,老百姓自发聚集起来,清理旧河道,加高河堤,种植柳树,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把无定河治理好了。“无定河”也自此改名永定河。
而现在,乡土地被植物的“崛起”让这座公园又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公园选择耐性强的地被品种种植、推广,做到适地适树,因地制宜,形成生态自然的和谐景观。比如荆芥、抱茎苦荬菜等地被品种,耐性良好,易于种植和管理,景观效果好。这些乡土地被植物不仅节省了大量的管护成本,而且“颜值”极高,成为了公园中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文/丁天茼 王桢
摄影/何建勇

便民服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