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沟山水园:山水田园与都市风情的完美融合
2018-06-15 11:29: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万泉十里水云乡,兰若闲寻趁晓凉。两岸绿杨蝉嘒嘒,轻舟满领稻风香。”这四句诗词出自乾隆皇帝,描述了当时乾隆帝从畅春园西花园舟行至圣化寺的情景,并详细刻画了当时巴沟附近的水乡景色。如今,人们平日里徜徉在环路建设发展的兴奋与喜悦中时,你可曾留意过那些环路旁别具一格的山水田园风光?

 驰骋在油菜花海中,收获于京西稻成时。这便是北京市海淀区巴沟山水园,它完美的衔接起昆玉河生态走廊,更是历史文脉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能在现代都市出现这么一处富有历史文化气息的山水田园,可见设计团队匠心之独运,在都市色彩愈发浓烈的背景下,巧把荒地变湿地,把湿地还原成生态园林该有的样子,以此展开一场山水田园与都市风情的较量。

 

  南北贯中 田园山水一脉相承

  巴沟山水园位于昆玉河东岸,西临蓝靛厂北路,南至万泉庄路,北接巴沟路,东侧与万城华府小区比邻。巴沟上游原建有圣化寺,当时可以乘舟泛游于附近一带河流与稻田之间。历史上,京西区曾是北京的农田建设主力区,因其在昆玉河沿岸便利的水利条件,便形成了京西一带农林富庶的辉煌景象。

  2017年,巴沟山水园项目作为完善昆玉河生态走廊景观规划项目之一荣获“2017年度北京园林优秀设计奖”一等奖,昆玉河畔小江南的美好景象得以重现。昆玉河生态走廊北承三山五园风景区,南启皇城水系,巧妙的将西山风景区、世界文化遗产颐和园与现代化的海淀新城区、北京市地标之一---中央电视塔串联在一起,是融公园、河岸、桥区、道路绿化于一体的景观长廊,如一幅展开的长卷,由南至北向人们展示着一幅历史与文化、古典与现代完美融合的美好画卷。巴沟山水园便是五园之一,其设计恰到好处的融进昆玉河,使得昆玉河道两岸各具功能的5个公园衔接在一起,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巴沟山水园分为北园和南园两期项目建成,一期建设为北园,于2009年设计,2011年竣工并开放;二期建设为南园,于2014年设计,2016年中旬竣工并开放。即便是两园相隔三年而建,前后所呈现出的格调也达成一致。谈到南园的设计初衷时,作为巴沟山水园项目负责人之一的仇铮特意告诉记者:“巴沟山水园北园以自然山水地形脉络为景观特色,以优雅、安静为主导形态,自然生态为基调,突显园林风光幽静、轻松的感观氛围,其最初的设计风格就被定位成‘以自然山水形态为主体构架的田园景观风格’”。作为巴沟山水园的南园部分,在风格上延续和传承北园田园格调的同时,还深入挖掘历史水文和文脉,丰富昆玉河生态走廊景观系列的绿色空间、水系空间和视觉廊道三大体系,达到意、境、景相统一。因此,设计团队在南园延续自然山水景观特色基础上,引入了独特的田园风格体验,以文人修身养性为感受特质,既表现了京西区域农田与园林相互交融的典型景观特征,又能让人感受到身处其间悠然自得的心情。

  人们对园林景观审美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老百姓对身边公园功能需求不断调整以及工程造价成本提升等因素都是南园在设计之初所要考虑到的。且南园原址周围多为居民居住区,因此,设计团队特意结合居民需求,重点打造集百姓休闲娱乐和视觉享受于一体的田园景观体验式公共休息场所。

  完整的观园设计只有在经过受众群体的实际体验后,才能得到最为客观真实的反馈。如今漫步在田园间,随处可见各种健身步道、休息、儿童体验等服务设施,为周边居民提供了集健身、娱乐于一体的休闲体验区。田间布局富有层次性的植物,荷塘、栈道、石板路、鸟鸣蛙叫不绝于耳,为儿童提供了一个近在咫尺的贴近大自然的场所,这些自园区建成以来颇受好评,园区极具人性化设计得到老百姓的充分认可,周边居民足不出户便可来个山水游园。

  返璞归真 山水田舍路桥相辅相成

  从历史地图上可以清晰看到,巴沟之地原为低地,泉溪遍野。巴沟之山即为延续西山文化,承接三山五园景观风貌。水是整个园区形成的关键元素,水流则交错穿梭于山丘、桥石、稻田间。山水田园,有山有水才算得上是相得益彰。巴沟山水园借助于已建成的从昆玉河引水的工程,具备了建园该有的良好水源条件,使得景观设想得以实现。设计团队根据历史地貌和文脉,将南北园贯穿一体,依据“山、水、田、舍、路、桥”为主题,返璞归真,完整表达了山水田园文化的实质内涵。

  据清《日下旧闻考》记:“巴沟村有巴沟桥,皇上立碑为志之,巴沟桥东南与万泉庄接壤,其水自南而北,汇入畅春园。”以上提及之处,恰与50年代巴沟桥和八条水渠址相符合。因此在文脉传承上, 首先考虑到的便是水系构成。

  湿地,泉眼,溪流,水渠等多种水流形式组成了巴沟山水园的水系。据明代史书《宛署杂记》中记载,此地泉源无数,泉自成溪,共有八条河沟,更有“九溪十八滩”的说法。清朝皇家还在巴沟低地的万泉庄一带建了若干赏景建筑,写了不少诗词对联,还分别命名了二十八个泉源。如今,巴沟山水园中的八处泉眼也是以此为照,从中择取八处泉景为园中的泉眼命名,通过泉名便可领会意境,使人能在第一时间联想到此处泉眼。这八个富有寓意的泉眼散布在南门附近,泉水一年四季泊泊而出,汇成小溪,纵横流淌于田野间,在北部又汇成一股,绕过一片树林,于低洼处聚积汇入荷花池。

  稻田是巴沟山水园造景的核心,南园稻田面积有六七亩之多,占全园面积的10%,占南园面积的40%。稻田被山、水、路分隔环抱,多分布于园区的中间地带,田中栽植稻、菊、芍药、鸢尾等农作物和花草,不一而足。仇铮提到:“稻田设计独特之处便在于采用油菜花与水稻轮作的方式,延长了园区田园风光观赏期。每年3月播种,4至5月即为赏花期,金灿灿的油菜花丰收后还可种下一片绿油油的水稻田,只盼着丰收的季节,这在都市生活中实为难得一景。”

  各具特色的亭、轩、榭、廊构成了巴沟山水舍。为满足游人观赏、休息的需求,园区内专门设置两处景观建筑,其中观稼轩置于泉眼之上,靠近稻田,既可以戏水,又可以观赏田园风光。在观稼轩的景观节点内,设计团队精心设置了以圣化寺基址为原型的地雕,以地雕的形式展示圣化寺原有风貌。另一处景观建筑是藕亭,藕亭位于荷花池畔,荷花池形成出自于史书记载中的描述,“因泉成溪,因溪成田,曲折向北,汇成一洼水池,池中荷花繁茂。” 因池内种满荷花,得名藕亭,取“偶”字谐音,便建造为双亭。亭、轩、榭、廊四种建筑,或临溪池,或靠丘林,供游人休憩,近可观泉,远可饱览田园山色。

  园区道路主次分明,南北一体,既有贯穿全园的主绿道,也有连接各个节点,闭合环绕的休闲小道。景色衔接在道路两侧,由景牵动着人向前走去,丝毫不觉单调乏味。

  水陆相连之处便是桥,巴沟山水园的桥,设计中带有中式文化元素,因桥的大小各有不同,所以在细节处理上又有所区分。园区内有三种风格的桥建筑:一种是与北园相同的石桥;其次是田间水溪的木桥;还有架空曲折的栈桥。整个园区大大小小十余座桥,除了木桥,石板桥以外,其他桥的形式风格较为统一。

  恢复生态 巧把荒地变湿地

  除“山水田园”、“历史文脉”、“人性化”,“生态观念”也为巴沟山水园加分不少。仇铮还告诉记者:“水资源的合理循环利用是团队设计湖泊时着重考虑的问题。北园的池底防水工作在设计之初采用的生态防水材料是当时普遍使用的防水毯。但在南园设计时,大家提出大胆设想,仿照自然湖底,利用天然材料本身的特性来防水。当时大家还开玩笑说,希望将来挖开湖底,看不出用的什么防水材料,于是便在湖底直接铺设防水毯中含有的夹层材料--膨润土。其防水原理就是利用膨润土遇水膨胀的特点,从而达到防水效果。”在团队反复多次咨询厂家,并进行数次试验后,最终达到防水效果,如此一来,地下水资源的蓄存循环利用得以实现。

  “我们一直提倡多栽植乡土植物,原地能保留的树木尽量保留”。仇铮特意提到。

  有心之人可能会发现,高压线路在园区上空由北至南纵空而过,可并没有看到参天大树与线路“缠绵”。原来,在最初进行景观布局时,设计师们充分考虑到高压线路在园区造景上带来的影响,因此采取“避让”原则栽植树木。同时,在建园所处荒地地块保留现存几十株乔木基础上,补植大量乡土苗木,大乔木的体量及姿态为田园风光增加了历史感,让稻田景观有了自然依托。大乔木与稻田相应成景,重现巴沟山水往日美好。在景观布局上,设计团队以展现春、夏、秋、冬四季更迭为主线,种植了各具特色的景观树种。比如在漪竹泉附近多种植竹子,形成小范围的竹林来造景;在桃花泉附近栽植山桃树,营造桃花泉的意境之美。

  水稻田蓄水、排水的处理方式也让人眼前一亮。水稻的种植方式是秧苗期蓄水,在后期则需要把水放空,通过给稻田设置简易小水闸可以及时排除稻田内多余水。稻田内还设置喷头,用来灌溉花田。考虑到稻田侧面与水相邻,需要及时给稻田做驳岸处理,以防稻田边缘地基坍塌,影响景观效果。为了能更接近自然稻田形态,设计团队希望弱化驳岸概念,使驳岸与田埂能够自然结合在一起。最终采用以植生袋为基础,顶部拍黄土形成田埂的做法。这样即使在水位下降的情况下,也不会露出生硬的驳岸。

  无论是重现巴沟山水历史文脉,还是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统一。如今的巴沟山水园,春可赏花,夏可避暑,秋可丰收,冬可健身,四季循环复始。巴沟山水园的建设完成,完善了整个昆玉河生态走廊规划的景观构架。其营造出的涌泉及溪流遍地的地貌特征,恢复了部分湿地、水田功能,设计团队巧把荒地变湿地,仿造出江南田园町塍相接的昔日盛景,向游人展现巴沟低地曾经一派自然生态相统一田园风光,把湿地景观还原成生态园林该有的样子。

  文/张颖

  供图/北京创新景观园林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刘巍工作室

便民服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