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古树名木“活”起来(一)
2018-04-04 18:23: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编者按:古树名木被誉为“活文物”、“活古董”,是北京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展示古都风貌、体现古都特色、弘扬历史文化、寄托乡思乡愁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历经沧桑的古树名木,或固守着某处古迹,或述说着一段传奇,或记载着逸闻掌故,或联系着先贤明达,留下众多历史事件和人物的印记。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及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更好的保护和传承北京古树名木历史文化和文脉,讲好北京古树名木故事,本刊特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开办“让北京古树名木活起来”专栏,以充分挖掘和展示北京古树名木的历史文化内涵,全面提升全社会的古树名木保护意识。从本期开始,让我们翻开北京古树名木……

  “遮荫侯”:春朝绿云参青天

北海公园 油松 遮荫侯


  据说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前往泰山举行封禅大礼,行至泰山半山腰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阻住了去路。这时,秦始皇发现半山腰不远处有五棵非常大的松树,松树的树冠好像一把把张开的大伞,便急忙跑到树下避雨。结果,密密的树冠帮秦始皇挡住的大雨,丝毫没有淋湿。秦始皇非常高兴,认为这五棵松树有功,于是便册封了这五株松树一个官职——五大夫松。
  从此,中国的皇帝们就纷纷为喜欢的植物册封官职。

  遮荫侯位于北京市北海公园团城内承光殿东侧,树形道劲古拙,冠如偃盖,好似撑开的巨伞。据说一年夏天,清乾隆皇帝游北海,到团城适值正午。因室内闷热难耐;于是宫人摆案油松树荫之下休息。清风拂过,暑汗全消,乾隆皇帝非常高兴,于是就效仿秦始皇封五大夫松的典故,封这棵树为“遮荫侯”。
  乾隆特为遮荫侯赋《古栝行》诗一首,以志其事。诗曰:“五针为松三针栝,名虽稍异皆其侪牙槎数株倚聛睨,岁古不识何人栽。夭矫落落吟万籁,盘拿郁郁排千钗……盘恒嘉荫抚寿客,真堪弟视竹与梅。春朝绿云参青天,秋夕碧月流阴皑。灵和之柳非伦比,沧桑阅尽依然佳。”

  树种:油松(Pinus tabuliformis Carr.)
  位置:西城区北海公园团城承光殿东侧
  树龄:约800年

  栽植年代:金代
  树高:10.5米

  胸径:98.7厘米   

  平均冠幅:9米
  生长习性:常绿乔木,喜光阳性树种,较耐旱,喜中性及微酸性土壤。树冠宝塔形或卵圆形,针叶2针一束,球果卵圆形。花期3-4月,球果第二年10月成熟。

  “白袍将军”:气宇轩昂护团城

北海公园 白皮松 白袍将军

  北海公园南门外,有一座古树掩映的城台,即精巧别致的团城。城中殿宇亭堂、游廊瘦石,自成一体。

  由于这里风景秀美,又临近水面,成为纳凉佳地。据说一年夏天,宫人们在团城一棵高大的油松下设置案椅,请乾隆皇帝来纳凉。清风徐来,浓荫满地,乾隆顿时觉得置身于清凉世界,暑气全消。仰视此树,足有五丈多高,顶圆如盖,这才想起就是那棵植于金代的古松,心中十分高兴,立即封这棵树为“遮荫侯”。又见不远处有一株苍劲挺拔的白皮松,像一位威武雄壮的将军,一动不动地似在护驾。不禁又想起了唐太宗和高宗时“三箭定天山”的白袍将军薛仁贵,便封它为“白袍将军”。

  直到八百年后的今天,这棵树树形依然挺拔潇洒、气宇轩昂,银白色的树干、翠绿色的树冠在蓝天与红墙金瓦的映衬下异常美丽。好似一位身披白色战袍的威武将军,守护在团城上。

  据说:“自嘉靖以来,每年皇宫要给俸米若干石”。即:有关部门每年要给这棵树发一定数量的工资。也就是说,皇宫每年要拿出一定数量的经费用于这棵树的保护。可见“白袍将军”的地位之高。同时也充分说明了早在几百年前,先人们就有保护古树的意识。

  白袍将军树的名号是乾隆皇帝所封,是为了让它守护在这里的渎山玉壶,渎山玉壶本来是忽必烈用来犒赏军士所特制的硕大酒壶,到了清朝,乾隆皇帝令人寻找其下落,发现已经在寺院被用作大咸菜缸,令人修复后安放在特制的白玉基座上成为了观赏之物。 

  树种:白皮松(Pinus bungeana Zucc)

  位置:西城区北海公园团城承光殿东侧

  树龄:约800年

  栽植年代:金代

  树高:15米

  胸径:162厘米

  平均冠幅:9米

  生长习性:常绿乔木,喜光阳性树种,耐瘠薄土壤及较干冷气候。树冠宽塔形或伞形,针叶3针一束,球果卵圆形或圆锥状卵圆形。花期4-5月,球果第二年10-11月成熟。

  (本栏目由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支持)

便民服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