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城市野生动物 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文字实录)
2017-11-14 11:38: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主持人:各位网友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关注中国林业网在线访谈节目。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如何和谐相处,是现在公众热议的话题。那么,关心和保护动物不仅需要您的爱心和耐心,更需要科学的方法。今天我们非常有幸的请来了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相关负责人来和我们一起交流一下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工作的相关情况,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今天到场的三位嘉宾。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副主任纪建伟,欢迎您。

  纪建伟:主持人好,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办公室主任田恒玖,欢迎您。

  田恒玖: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护体系建设与管理科科长史洋,欢迎您。

  史洋:主持人好,网友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非常欢迎三位来到演播室,首先是不是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北京市有哪些野生动物,它们的分布又是怎样的呢?

  史洋:我来介绍一下,我们这里说的野生动物主要指陆生、野生、脊椎动物,主要包括四大类,第一类是两栖类,主要是一些蛙类,大概有十种,占全国总数大概有5%;第二类是两栖类,主要是蛇类、蜥蜴类和龟鳖类,北京大概有23种,也占全国大概有5%。第三类是鸟类,这个北京比较多,400多种,大概占将近全国三分之一。第四类是哺乳动物,有58种,占全国将近10%。

  大家从这里面可以看到,最多的是鸟类,而且从我们平常接触和救护的动物,最多的可能也是鸟类了。北京的鸟类有400多种。只说这个数字可能大家没有概念,我先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整个东北三省接触到的鸟类大概400多种左右,咱们北京一个地方就有400多种。

  主持人:相当于三个省的。

  史洋:对,为什么北京有这么多鸟类呢?跟北京的地理位置关系很大。大家也知道,从东北大平原到华北大平原,正好到北京、天津这个地方,相当于是一个沙漏的瓶颈的地方,东北平原非常大,然后到北京、天津就迅速缩小,是华北平原。咱们也知道北京、天津的东南侧是渤海,它的西北侧是太行山和蒙古高原,很多鸟类迁徙的时候,都会选择从北京、天津这个地方通过,所以北京、天津在历史上一直是候鸟歇息的重要通道。

  主持人:这个跟我们北京的气候环境有关系吗?是不是我们的温度,包括环境比较适合鸟类生存?

  史洋:这和北京本身的地理地貌也有很大关系。大家也知道,北京60%的面积是山区,40%是平原,环境比较多样。还有一个,北京正处在燕山山脉和太行山山脉交接的地方,属于一个过渡地带。

  还有一个就是北京的水系,历史上水系比较发达,北京一共有五个大水系,所以北京从山脉和水系来说,自然资源还是比较丰富,地理地貌也比较多样。由于基地多样,所以造成北京的鸟类动物种类也比较多。

  主持人:能不能介绍一下这400种鸟类当中有多少种是我们大家耳熟能详、常见的,还有在北京生活比较长的,举例介绍一下。

  史洋:北京400多种鸟类,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就见过几种,其实在北京城区,在五环以内分布的鸟类大概有200多种,还是非常多的。常见的比如说喜鹊,北京喜鹊有喜鹊、灰喜鹊和红嘴蓝鹊三种。还有一些常见的比如乌鸦,北京乌鸦也有四五种,常见的可能就是大嘴乌鸦、小嘴乌鸦,包括在长安街、万寿寺附近就是一些小嘴乌鸦。还有一种乌鸦是白肚子乌鸦,叫达乌里寒鸦,在北京也有分布,数量也很大,尤其冬天,在越冬的时候。还有一些猛禽,城区内能见到的猛禽主要是红隼,体积特别小的。和喜鹊差不多大,最小的猛禽。还有一些小猫头鹰,像红角鸮、纵纹腹小鸮,北京城区都可以见得到。

  水禽的话,就是常见的各种鸭子,绿头鸭、斑嘴鸭,包括最近这两年在北京城区的鸳鸯也越来越多。还有一些涉禽,涉禽可能主要在郊区,北京城区也有,但数量比较小。还有其他小鸟类,像翠鸟,一些戴胜,到时候大家通过图片来认识一下。

  主持人:作为维护北京生态环境非常重要的一个部门,能否为大家介绍一下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基本工作情况,比如说它的历史沿革、现在主要的工作。

  纪建伟: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基本情况。我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隶属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成立于2001年,2005年的时候在顺义区潮白河畔建立了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整个救护中心的建设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2001年到2005年,主要是救护中心的筹备和建设阶段,当年的立项和基建是我们主要工作。2005年到2008年的时候是我们建设的一个发展时期,主要是以围绕服务奥运为主。到2008年之后,我们进入了另一个阶段,主要是各种设施设备的提升和完善的阶段。我们主要工作一共有六项:第一项是野生动物救护工作,也是我们最基本最核心的工作。从成立之初到现在一共救护的动物有三万多只,每年平均有三千多只。另一项是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工作,从2003年非典之后到2004年的禽流感,我们国家开始对野生动物的疫源疫病监测工作开始重视,开展了相关工作,北京市也相应地开展了这项工作。由我们单位承担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工作。

  第三项工作就是野生动物饲养繁育工作,因为我们每年救护很多的野生动物,有些野生动物在我们救护过程中不能放到野外,我们就以它为种源,去开展一些救护繁育的研究工作。到目前为止,一共繁育了有20多种野生动物。其中2013年的时候我们繁育了草原雕,这是咱们国内第一次人工繁殖的草原雕。

  第四项工作是野生动物科普教育工作,这也是我们从这么多年的工作发展过程中总结出来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普及野生动物保护知识的很有效的一个途径。因为我们在顺义区有200多亩的园子,里面可以建立一些宣传的设施,有展板、宣传栏,包括动物救护体验,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宣传的方式。作为向市民科普的一个重要的窗口,因为我们也是全国的科普教育基地,也是野生动物保护科普教育基地。

  第五项工作是开展科学研究工作,北京市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相对比较集中,我们利用这种科研院所集中的优势,与科研院所开始合作,与全国鸟类繁殖中心合作,开展了鸟类繁殖的工作,还有水鸟的迁徙规律调查。

  第六项工作是对外交流与合作。从北京来讲,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加强对外交流与合作,因为从我们建立之初就是想把我们单位建立成北京乃至全国宣传和展示野生动物保护的一个窗口单位。在2015年3月份,美国大使到我们救护中心去参观,还有其他的,肯尼亚、南非的代表团也都到我们单位参观过。

  主持人:我们现在北京城区内有哪些常见的动物呢?比如说我们对于常见的这些野生动物救助的范围是一个什么样的范围?什么样的动物是我们接受的救助的对象呢?

  史洋 :和刚才一样,我们救护的动物范围主要是两栖、爬行类、鸟类和兽类四大类,我们日常救护工作中,其中两栖类、爬行类和兽类救护数量相对比较少,因为和北京本身的资源也有关系,救护的动物主要以鸟类为主。

  刚才纪主任也说了,成立十几年来,救护了大概三万多种鸟类,我们救护的动物主要分为两大类,一个是从市民手里救护的伤病受困的养宠动物,另外一部分是从公安、海关执法部门稽核罚没动物,主要分为这两大类。从市民手里救护动物大概有六千多只,从执法部门执法罚没有二万多只。

  主持人: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很多市民发现有动物受伤都会主动来打这个电话,是吗?

  史洋 :对,市民可以通过114查到我们中心电话,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可以前往救护。

  主持人:谢谢。北京近几年来进行了几次动物调查活动呢?现在的调查成果是怎样的呢?

  纪建伟:到目前为止,全国野生动物资源调查是由林业局统一进行的,在九几年的时候进行了第一次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前两年又开展了第二次野生动物资源调查。现在工作正在进行中,结果还没有对外公布,全国性的做了两次资源调查,但是各地根据不同的工作需要也开展了对不同物种进行了简单的专项调查,比如前一阵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根据工作需要,开展了雨燕的调查,因为雨燕是唯一一种以北京命名的野生动物,也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尤其是光明日报写了一篇《即将消失的空中精灵》,领导对这项工作也非常重视,我们也开了会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但是从调查结果来看,我们觉得成绩不像大家想的那么悲观,因为雨燕,原来大家觉得它只是在古老的建筑物上去筑巢,大概在那里繁殖。现在从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三号航站楼是2008年建成的,但是里面已经有很多雨燕在筑巢。在天宁寺桥也有很多雨燕在分布,从它的分布范围上,随着社会的发展,它去适应不同的环境去生活。

  史洋:我们这次调查,因为之前像纪主任说了,社会上对雨燕关注比较高。我们也理解大家的心情,雨燕需要保护。但是不管任何一个物种,无论雨燕也好,其他物种也好,你要进行保护,前提是你要了解它的资源现状是怎样。其实到现在,北京这么多年来,对北京雨燕没有一个系统调查,比如到底北京有多少雨燕,分布在什么地方,它们的巢穴筑在什么地方,每年的繁殖率是多少,成活率有多少,包括迁徙的时间都不是很清楚。这次我们想既然要做保护,就先要做调查。这次调查,就像纪主任说的,我们从我们调查发现,第一是种群数量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少。第二个就是我们一共选了27个调查地点,其中有14个,有一半是有现代建筑物,有一半是古老建筑物。通过调查我们发现雨燕的数量分布,在现代建筑物和古建的分布基本上1:1了,我们可以看出雨燕也是根据城市的变化,它也有一个适应性。

  主持人:我们得到调查结果之后,会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呢?

  纪建伟:从工作上来讲,没有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我们想把工作做踏实之后,觉得哪个方面是它受困的主要问题,再根据问题开展下一步工作。从我们来讲,大家说的是它的栖息地,环境受到影响。如果有条件的情况下,我们会在它的适合生存范围内,刚才史科长已经说了,可以适当的挂个鸟巢去开展其他尝试性的东西,但是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说咱们现在去放了?就会见到成效。

  主持人:北京市野生动物的有关部门对于保护野生动物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呢?

  史洋: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是一个全面工作,以前人们提到野生保护或者野生救护,主要想到比如说我要去野外做调查或者去野外保护动物,或者给动物做手术这类。其实野生动物保护需要全社会参与,包括从前期的宣传开始,通过大量宣传,提高市民的保护意识,丰富他的保护知识。尤其近些年,我们工作中发现,这两年北京市民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非常好,看到野生动物给我们打电话,但是对应的是,他们对野生动物保护知识的缺乏。举个例子,很多人会给我们打电话说,小区里有野生的刺猬,给我们打电话希望我们把它救走。其实刺猬在北京是分布非常广的一个物种,主要城区的各个学校、绿地、公园都有分布,而且它是夜行性的动物,白天很少出来,所以很多人很少见,有些人就认为刺猬在野外或者郊区才有,在城区出现是不正常的,以为它生病或者怎么的,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把它救走。这种情况,只要不理它,或者把它放在适合生活的地方,比如灌丛和草丛里就可以了。包括还有一些幼鸟,夏天有一些幼鸟初飞,这个时候如果它没有外伤的,有可能是练习飞行,累了在路边休息。现在市民保护意识很高,但是相关的知识了解少。所以我们现在针对这个大量开展宣传工作。

  第二,我们会引导市民关注野生动物。我们也知道,不了解就不会有关注。所以很多人,包括之前有很多人像您说的,不知道北京有什么动物,或者以为北京只有十几种动物或者几十种动物,看到很多动物觉得北京没有,其实北京动物还是很多的。我们现在跟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合作,开展一个工作叫十佳生态旅游观鸟地的工作,推动北京户外观鸟的工作。因为观鸟,以前是从欧美传过来的,在国内才刚刚二十年的时间,这个活动我觉得对于促进市民大众去了解野生动物、观察野生动物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所以,我们从2015年开始,在北京选了十家比较好的公园和保护区,十佳生态旅游观鸟地。在观鸟地开展一些野外的观鸟或者动物观察的活动,让市民去更多的了解这些野生动物,了解以后,对这个动物观察,就会产生感情,最后就会转化为保护的行动。

  还有就是,现在在一些北京常见的公园,像植物园、圆明园、玉渊潭这些地方,我们会设立一些野生动物的介绍牌示,很多市民在逛公园的时候,除了看景色以外,可能会关注到因为会有一些野生动物,但是他们看到不认识,所以他们有这个需求,我们现在和这些公园商量,把公园里有什么野生动物的介绍牌示,包括应该怎样保护动物的知识方法都放在宣传橱窗里,很多市民看了以后也了解。

  纪建伟:我们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不是执法部门,我们局里对野生动物保护执法非常重视,每年在秋冬季候鸟迁徙的时候,加强市场检查,包括查处违法买卖野生动物的行为。

  主持人:我们经常在新闻上看到北京的某个市集又出现非法买卖鸟的行为,像我们是非执法部门,我们也会联合执法,这种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

  纪建伟:我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会和局里相关部门一起到市场去执法,他们执法罚没过程中,刚才也说到我们野生动物收容救护有两个渠道,一个是市民打电话移交的货,我们去接收,另外一个是接收市场罚没的野生动物,这也是我们一个主要渠道。我们局里每年春秋季会对市场进行检查和查处。

  我们主要工作是负责野生动物救护工作,救护工作这方面,配合局里来讲主要是宣传工作,因为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秘书处也是在我们单位,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近几年的宣传工作过程中,每年三月份的爱鸟周,我们局里统一做,爱鸟周,包括湿地日和世界野生动植物日都会加强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工作。我们协会自己也开展了一个自己的主题活动,就是野生动物保护三进工作,一个是野生动物保护进公园,另一个是进学校,最后一个是进社区,这也是我们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一个主要渠道,也是我们下一步的主要工作方向。

  进学校现在也开展了一些相应的有具体的措施工作,一是开展未成年生态道德示范的评选和推荐活动,是向中动协申报的,到现在为止,北京市一共有19所未成年生态道德教育示范校。另外一项工作是开展了北京市中小学生野外动物保护知识竞赛,现在已经是第五届了,在知识竞赛开展过程中,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包括我们说的观鸟活动,还有知识论坛,今年也开展了论文和绘画比赛。另外一项是野生动物保护进社区工作,这也是我们刚开始,但没有大力推广开。下一步我们想招募志愿者,让志愿者去参与工作,让他直接到社区里讲授野生动物保护知识,我们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中来。

  主持人:我们开展野生动物救护是一种什么样的流程呢?比如动物来了以后,是否先给它检查一下,做一下X光,是否和我们去医院这种检查流程是一样的呢?

  田恒玖 :确实跟主持人说的一样,我们动物的救护流程和医院的病人看病的流程是基本一致的。我们接到市民的求助电话之后,会派专业的人员到现场进行核实,专业人员会对现场动物进行初步的检查,看它是否有一些疾病。如果检查情况比较正常,我们一般就会放回野外。如果有一些伤病的情况下,会带到救护中心进行下一步的检查。比如说一些外表进笼的检查,如果是鸟类的话,看它的羽毛各个部位是否有伤病。另外,我们还会进行一些X光的检查,血液和粪便的检查,看是否有传染病,消化道的传染病,根据这些检查结果,有一些问题,我们兽医就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比如X光检查之后,部位有骨折,就会对它进行外科的手术和固定,如果有消化道方面和其他方面的疾病,就会给它一些相应的药物进行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我们就会转到康复笼舍进行一些康复训练,各种动物都有一些放回的标准,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之后达到我们的放回标准之后,我们就会选择合适的基地对它进行野外放归。

  主持人:像我们老生常谈的话,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现在一些野生动物从我们救护回来,或者从海关罚没的我们救护回来,因为毕竟它们已经离开野外一段时间了,是不是我们要等它完全适应了野外的生存环境,我们才给它放归,有没有一个合适的放归地点?

  田恒玖:这要分具体的情况。我们无论是救护的动物还是海关其他部门查没的动物送到救护中心之后,都会对它进行一系列的评估。如果能达到我刚才已经介绍过的各种动物的放归标准,我们就会选择合适的地点进行放归。如果达不到放归标准,我们还会对它进行一系列的治疗、康复,还有野外训练的措施。比如一些大型的猛禽,或者经过长时间治疗的野生动物,可能会对它的野外捕食能力、飞翔能力和其他运动能力进行评估,如果达到了我们的放归标准,我们就会把它放归野外。如果经过评估还达不到我们的标准,我们还会进行下一轮的饲养康复和恢复。

  主持人:北京市内有没有一个合适的放归地点,是我们在市区内放归,还是到野外呢?

  田恒玖:这主要看放归动物的栖息地和动物的种类了,比如说一些大型的猛禽,我们会选择到郊区的山区进行放归,像一些小型的水禽或者小型的猛禽在市内有分布,像史科长说的刺猬,还有其他的鸳鸯,我们就会到市内一些公园或者其他合适的基地进行放归。

  纪建伟:我再补充一下,刚才说的概念,我们一直提倡科学放归的概念,刚才你也说了在海关罚没的动物和公安罚没的动物,从海关罚没的动物来讲,有的是在咱们国内有分布的,有些东西是在国内没有分布的。国内有分布的,我们会考虑到在它的分布地放归,如果国内没有分布的,暂时我们已经研究过返还的途径,但是最后没有研究特别清楚,只能放到我们这儿暂时养下来。刚才说的一直提倡科学放归的概念,就像你提的城里有没有放归地点,这就是根据放归物种的生活习性和条件,因为咱们说的科学放归,一个是它的身体条件能不能达到野外放归的条件。另外考虑到它的栖息环境,如果是水禽的话,就会在水边,找一个湿地给放出去。另外还要考虑夜行和昼行的问题,如果是雕、鸮类的,它可能是夜行的动物,我们放的时候就要考虑是傍晚放。如果是昼行的动物,我们会考虑到上午去放,让它有一个活动的空间。还要考虑季节,有些物种可能在秋天的时候,北京没有分布,我就不能在北京放归,如果在北京有分布的时候才会考虑在那个季节在那去放,这是我们一直提倡的科学放归。我们为什么一直想强调这个概念呢?因为放归和社会上的放生是两个概念。社会上的放生,如果放生不当,对物种和生态环境会造成不良影响。而且由于他的胡乱放生,给我们的救护工作也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去年的时候,他们有人放狐狸,后来这些狐狸,因为本身人工饲养条件下的狐狸在野外没有生存能力,最后放出去以后,我们把它抓回来,放到我们单位寄养。由于养了很多,就占用了其他笼舍的资源,救护其他动物就没有条件了。所以,我们不想去社会上的人都去放,如果放归,应在主管部门的指导之下,评估之后才能进行这种放归。另外从我们单位来讲,我们在北京有条件的地点设立几个放归地点,然后由专业的人员去指导,到底哪些物种能放,哪些物种不能放。我们在救护的时候,跟这些人接触,就很明显,因为冬天的时候,他们要把娃娃鱼放到冰面上,说要放出去。我们的人就在旁边不让他放,因为本身这个东西不可能在那里分布,但是放生的人就不听,我们也没有办法,最后他把它放出去,我们又给它捕回来,放到我们这儿救护。

  主持人:加大了工作量。

  纪建伟:对,像这种,从正面宣传来讲,包括市民的引导,我们就特别不主张去这样放生。还有原来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有人在那里放过大白鼠,那个东西确实,老百姓看了之后很紧张。像类似于这样的问题,如果社会上的人意识到了之后,减少这种行为的发生,从我们救护工作来讲,我们的工作量都会减少。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热心的朋友看到市面上或者市场上有卖野生动物的,可能一些热心朋友会买下来自行放生。最好的办法是给你们打电话吗?

  纪建伟:从我们来讲,我们是不主张这种行为的。刚才您一开头也说了,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个概念我不是非常赞同,因为我们还有人工饲养条件下的野生动物,这是法律允许可以买卖的。但是这种买野生动物去放归的行为,我们是绝对不鼓励的。因为外面卖的这种龟,大部分是鳄龟,因为不是很常见,这种龟放到野外,会对当地物种造成影响,破坏生态环境。我们也不能说建议,就是说,一个是不要去买,第二个是绝对不能放到野外,这是我们最好的建议。

  史洋:这两年我们针对盲目放生,我们会每年大概举办十来次科学放归的主题宣传活动,因为以前救过的动物,在以前我们都是救完以后,恢复健康,我们自己找地方就放了。后来我们就觉得应该针对放生乱象,最近这几年,我们每年会在公园或者保护区,比如在西山,或者在城区公园或者郊区八达岭森林公园这种地方,我们就会在公园里做一个主题宣传活动,把我们救助的动物拿到那个地方去,介绍它是怎样受伤的,我们是怎样救护的。因为那个地方游客很多,市民很多,就向市民宣传一些科学放归主题的理念和方法,现场把这个动物放归,效果还非常好。

  主持人:我们做这种工作多长时间了?

  史洋:从2013年到现在,今年第五年了,每年大概举办五到十次。

  主持人:效果怎么样?

  史洋:效果比较好。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网站或者关注我们中心的公众微信号。定期的活动我们会发布相关放归信息和宣传信息,可以放归的主题。

  主持人:网友朋友们可以定期关注一下,可以来北京各大公园来观看和学习放归的知识。

  现在广大市民对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意识已经大大提高了,但是我们某些科学的野生动物工作和救护工作可能会制约着我们平时的一些防护措施。关于这一点,再为我们深入地介绍一下,比如说我们日常市民碰到了受伤的动物应该怎样去救护它们?

  史洋:遇到野生动物以后,首先判断它有没有受伤,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救护理念,就是说不要干扰动物正常生活。如果发现养宠动物,首先它没有受伤,也没有明显其他症状的话,最好不要理它。

  主持人:盲目的喂食和喂水也是不提倡的。

  史洋:对,因为每个动物的食性度不一样,有的动物可能吃植食,有的吃肉食,所以根据它的习性,盲目去喂养也不好。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打扰,如果觉得这个动物需要帮助,它受伤的话,可以给我们打电话。就算处理一些受伤的动物,你把它捕捉起来的话,一定要保护好,一是保护好自己,二是保护好动物。保护好自己,有些动物,包括一些猛禽类,包括一些兽类,有一些攻击性的行为,抓你或者啄你或者咬你,最好能带上一些相关的防护措施,比如眼镜。在抓动物的时候,因为很多动物在野外,其实大部分野生动物在野外,它有一些轻微伤病的话,是有一定的自愈能力的,就像我们人类,有一点轻微的感冒,扛一扛就过去了。有些动物如果它的伤病不是很严重的话,它可以自己自愈。如果特别严重的话可以给我们打电话,我们电话指导他们怎么办。如果抓住的话,抓到动物以后,一定要注意把动物放在一个安静、黑暗的环境里。比如说纸箱子,我们推荐最好的是纸箱子。因为大部分动物在看不见、听不见的情况下,会认为自己是安全的,这样就不会二次反抗,就不易产生一些应激行为,最后由于紧张产生一些内分泌失调,导致二次受伤。

  主持人:刚才也说了如何救护野生动物,如何才能让它们回到野外更好的生存。很多网友可能会说,为什么不能减少动物受伤的这种可能性呢?比如说进一步保护好环境,把我们的救护工作前移,可能我们受伤的野生动物的数量会减少。

  纪建伟:这也是我们一直提倡的概念,加强栖息地保护,从动物个体来讲,野外的伤病都是很正常的,因为人的生老病死也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从管理部门来讲,我们更提倡的是物种的保护,整个一个物种或者整个生存环境的保护。因为每个个体在环境里面的角色是不一样的,即使它伤病发生了之后,它也可能是别的动物的食物来源,也是对整个生态链的一个循环,所以我们不太主张,只要不是人为造成动物的伤害,我们尽量减少影响到它的生活。

  主持人:不要过分去干预。

  纪建伟:对,但是有些人,近些年拍摄的装备都好了,有些人追着动物拍,为了追求那个效果,不顾动物的习性,有时候为了拍一个飞翔的镜头,有人出现去赶去追,这种东西我们是不提倡的。

  主持人:甚至把拍摄设备挂到鸟的身上。

  纪建伟:有的还放到棚里去养的,这种我们是绝对不提倡的。

  史洋:在这个方面,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例子,我们中心之前救护黑鹳,黑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量比较少,我们中心这么多年救护了十几只黑鹳。在救护过程中,我们发现黑鹳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饥饿造成的体弱,没有吃的。第二是一些幼鸟救护,我们根据这个想到底黑鹳发生了什么问题,我们牵头组织了一次全北京市的黑鹳统一调查,因为黑鹳主要分布在山区,主要在北京的西部、北部和东部的山区,组织了20多个点,最后开展了一年的黑鹳统一调查,最后调查清楚北京黑鹳种群的分布、数量,通过调查,发现北京的房山十渡地区是咱们北京黑鹳分布的集中区域,所以我们就在2014年和房山区政府一起向中动协申请把房山区设为中国黑鹳之乡,通过这个设立,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当地政府觉得黑鹳很重要了,而且作为他们当地政府的一个名片,非常重视。在2015年又建立了一个黑鹳保护小区。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我们救护中心,先从救护数据入手,分析动物伤病的情况、来源、原因,最后到实地去调查,了解情况,最后制定一些保护对策。在保护小区里设了三个区,一个是觅食小区,一个是停歇小区,一个是繁殖小区,通过三个小区,把黑鹳从生存生活到繁殖整个一条龙就保护起来了。

  纪建伟:避免了一些其他的伤害,把救护工作前移。

  主持人: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节目的最后还有什么话对关心和关爱野生动物的朋友说呢?

  纪建伟:以我们救护中心的口号给大家说一下,关爱野生动物,营造绿色家园。

  主持人:最后是不是也说一下野生动物的联系方式,如果有网友想给我们打电话或者写信,我们应该怎么联系?

  纪建伟:我们救护中心的救护电话是89496118,打114也可以查到我们中心的救护电话。此外我们中心还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大家搜“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就可以搜到,上面会定期发布野生动物保护和救护的知识,第二是会发布一些相关的宣传活动,比如主题放归、观鸟活动,欢迎大家来参与。另外我们中心还有一个网站www。bwrrc。com,这个上面也有很多相关的知识和信息,大家可以关注。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三位嘉宾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和我们一起探讨野生动物救护和保护工作。还是那句话,为了我们共同的绿色家园,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以身作则,关爱和保护我们身边的野生动物。今天的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便民服务指南